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登录  |      

男孩“女性化”?


 

如果我们的儿子想要玩小串珠、布娃娃或者想穿公主裙,那么我们是否要反对呢?我有两个儿子,所以你可能会认为我的世界里如果出现了小马宝莉、Hello Kitty和芭比娃娃,那么简直就是外星人入侵;房间里应该刷成男孩风格的蓝色,衣服都该是牛仔裤加T恤……要是这么想,你就大错特错了。

 

当我的大儿子在幼儿园时期,他偏爱女孩子的玩具,没有什么比给他最爱的女朋友白雪公主穿上漂亮衣服约会更讨他高兴了。直到他八岁前都在学习芭蕾舞,总是成为女孩生日派对上唯一的男生,他享受和女生们一起涂指甲油,贴烫金纹身贴,他的弟弟也是如此。所以,当我的小儿子也爱上那些亮粉色东西时,我汗毛都没竖一根。开心的给他玩那些迪斯尼公主、小马玩偶和所有闪亮的玩意儿。当他年长的朋友把不要的旧白雪公主裙子送给他时,我都没有吭声。但如果某天他跟我说:“妈妈,我想成为女生。”我才会承认这个事实,因为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他,就总体而言我对于儿子们自由表达出来的女性情怀,并未感到不舒服。

 

这对于穿女装,玩玩偶,或者想成为家庭煮夫的男孩来说并不是一码事。当然有这种男性存在,但是这很罕见,并且需要脸皮比犀牛皮还厚,才能应付所有蔑视眼光。我的大儿子最终放弃了芭蕾舞课,因为他那些足球队同学的嘲笑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尽管当时在舞蹈课上有女孩排挤他,也没能使他放弃芭蕾舞。毕竟班上没有一个人愿意和他跳舞,一个男孩在芭蕾课上想干嘛?压力不仅仅来自男孩嘲笑他们是娘娘腔,让他们无地自容,同时女孩子们也会批判那些心思不放在足球而是放在跳舞上的男生。在小儿子五岁的时候,他也许还太年幼,难以发觉社会上对他行为不赞成的讽刺之意。他去年生日时去了一家专门制作小熊的商店,制作了一个可爱的带有粉色和红色心形装饰的白毛熊。他给小熊穿上了可爱的闪亮亮的裙子以及亮片鞋子。如果你按下小熊的爪子,她会开始唱起《我的小矮马》这首歌。对于自己给小熊的这番精心打扮他感到很荣耀。但是对我而言,整个过程中,商店导购员都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每次他选择了粉色或者闪亮的配饰时,她都问我:“这是真的吗?你确定?”最后,我忍不住吼道,“是的,他确定”,只有这样才能让我的儿子在挑选他生日礼物的时候,不受她各种不停的质疑。

 

但是吃惊的并不止她一个人。旁边另一个妈妈看到我们在踌躇哪个皇冠和小熊的新裙子最配的时候,她也同样大受惊吓,当时她正给她儿子的泰迪熊买一整套阿森纳球服。当儿子很自豪的将他的小熊带到学校时,他的一个同学嘲笑他说:“看啊,他拿着一只女生的熊”。如果这种表情会抑制这种爱好的发展,那么我敢说他不可能都五岁了还热爱这些。

 

问题是,那些喜欢“女性化”玩具的男孩并不被看做是提倡男女平等,而更像是那些背叛人性,甚至他们被看做是喜欢娃娃和女装超过挖掘机和足球的怪胎。最近就有个案例,报道了一个小男孩被禁止踏入当地的托儿所,就因为他爱穿裙装。孩子的母亲为了不让他感到低落,就向校方说明这仅是因为他不想随大流。但是托儿所最后作出的这个决定还是非常常见的。

 

如今关于中性玩具的讨论越来越多,但是似乎更多集中于不要强迫女孩子们喜欢粉色的东西,而不是允许男孩们喜欢粉色的玩具。当然,女孩们可以去玩她们想要的卡车、士兵或者恐龙,但是这是否应该是个双向选择?如果我们的儿子喜欢,难道我们不该为他们争取玩串珠、婴儿车及穿公主裙子的权利。

 

虽然我老公理解不是所有男孩都是那种喜欢捉弄小狗的类型,但是如果儿子们想在公众场合穿着裙装,他还是会不舒服。去年新年,当儿子拿到别人给的白雪公主裙子,想要穿这个裙子去参加小伙伴组织的一个小型聚会时被我老公拒绝了,并声称这会让儿子感到尴尬,但是我觉得他更多是怕自己尴尬吧。同时,当我承诺小儿子,我们会让他把新家的房间涂成粉色时,我老公凶狠的说道:“如果哪天他不喜欢这个了怎么办?”更好笑的是,当我提议要给哥哥的房间里刷上一个超人的图案时,他并没有这样反对。我猜想,每个孩子都会摆脱小时候的迷恋,但是一个可以不受批评,而另一个却不行。我知道老公的偏见只是表面的。他喜爱儿子,毫无疑问,他只希望男孩子们能像普通男孩一样被接受。但是我认为,以社会这个整体而言,那些个别男孩们的生活依旧没有那些像假小子一样的女孩们来的容易。但是我相信,压制儿子们的“女性化”的喜好,只会让他们觉得自己并不正常,或者以自己的特别之处为耻。世上哪个母亲能承受这种想法?事实上我对此还挺激进的。女孩们可以穿裤装,玩任何种类的玩具,并被标榜为平等主义,但是对于那些喜爱粉红裙子和娃娃的男孩却如此可怜。

 

是时候让大家开始理解性别转向是双向的,当女孩子努力尝试着做一些男孩子做的事情的时候,我们也不应该冷落那些不爱踢足球反而喜欢童话故事里的仙女翅膀及它们脚上指甲油的男孩子。